摄影师通过在埃及对各种博物馆的拍摄,这座将

作者:摄影评论

“Past Perfect”是英国摄影师Jason Larkin完成于2010年的一个私人拍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摄影师通过在埃及对各种博物馆的拍摄,来探索历史以及对历史讲述的方式会如何影响一个国家的当下以及未来。

图片 1Gertrude Käsebier拍摄于1902年的作品“Evelyn Nesbit肖像”

“乔治奥威尔曾说过,谁控制现在,谁就能控制过去,谁控制过去,也就能控制未来,历史就像是一张不断刮干净重写的羊皮纸。

2016年初,位于布拉德福德的英国国家媒体博物馆(简称NMM)将超过40万件摄影艺术藏品转移至V&A博物馆,这不仅仅对两家重要机构具有历史性意义,更使得V&A博物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摄影艺术收藏机构。

对于人类来说,博物馆是专门用来保存和讲述历史的所在,而历史的记述方式,不仅是对了过去的定论,也持续影响着人们当下与未来对自身的判断与认知。

如今,为了能够更好地珍藏这批极为重要的摄影作品,英国V&A博物馆计划将其展厅面积扩容一倍,打造出一个全新的摄影艺术中心。这座将保存展示19世纪重要摄影作品的摄影中心将由David Kohn建筑事务所操刀设计,正式开放时间定在2018年秋季,届时将包含有多个用于教学研究的办公室以及一座图书馆、一间为驻留艺术家准备的暗房工作室。

埃及的历史由于其曾经的辉煌而被全世界所崇敬,埃及数以百计的博物馆则吸引着游客来重读和感受这个国家盛极一时的过去。

图片 2 Rudolf Koppitz 拍摄于1926年的作品(局部)

这一系列着重于呈现的并不是金字塔法老时期的埃及,更多这些博物馆里所保存的曾经被法国、英国殖民的记录,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博物馆本身就已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转移到V&A博物馆的如此大体量摄影艺术藏品来自于英国皇家摄影学会收藏,囊括了自摄影术发明并发展至今近200年历史的珍贵作品,其中包括很多摄影大师的具有重要意义的名作,例如英国先锋摄影师、负片/正片摄影过程的发明者威廉·亨利·福克斯·塔尔博特(William Henry Fox Talbot)和受拉斐尔前派影响深远的人像摄影师朱丽亚·玛格丽特·卡梅隆(Julia Margaret Cameron),还有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爱德华·斯泰肯(Edward Steichen)和保罗·斯特兰德(Paul Strand)等20世纪美国摄影史上最为重要的摄影大师名作。此外,世界上第一张负片、多幅银版摄影以及早期彩色摄影和8000架照相机都将一同被转移至V&A博物馆目前总量50万张摄影作品的馆藏体系中。

关于摄影师Jason Larkin,英国摄影师,曾在开罗生活2年,“Past Perfect”项目获得了2011年的Arnold Newman摄影奖。

图片 3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摄于1904年的“纽约中央车站”,英国皇家摄影学会收藏

图片 4

但是包括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保罗·乔伊斯(Paul Joyce)和马丁·帕尔(Martin Parr)等在内的多位艺术家、策展人、学者以及博物馆专家联合签署了一份公开信,指责这种对藏品的迁移是“文化的倒退”,一些批评家们甚至将这笔“交易”评价为城市的“文化掠夺”。

图片 5

图片 6“小男孩们”,大约摄于1860年

图片 7

对于这次摄影艺术藏品合并,英国皇家摄影学会总监迈克·迪恩特(Michael Pritchard)表示:“在皇家摄影学会看来,这次藏品合并可以更大程度的保持这批摄影艺术作品的完整性,公众也能有更多机会接触到这些摄影艺术杰作。”但他同时也担心,以后英国不会再有一个完全独立的机构扮演国家摄影博物馆的这个角色了,毕竟英国国家媒体博物馆自1983年创立以来便以这种身份存在,而未来媒体博物馆可能会将重点战略放在光与声的科技和文化研究上。

图片 8

图片 9Atelier von Behr摄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手”

图片 10

V&A博物馆摄影部高级策展人马丁·巴恩斯(Martin Barnes)认为“关于这些摄影藏品应该保存在哪里这个问题,人们应该站在国家的角度进行考虑,我希望最后我们的博物馆,我们的团队为这些藏品所做的一切都能令那些不满这次藏品迁移的人感到惊喜,我们将竭尽所能地让这些藏品得到比从前更好地对待。”

图片 11

图片 12Adolphe Pégoud摄于1913年的“大胆的法国驾驶员”

图片 13

图片 14拍摄于1910年的“塔桥”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本站所有图片都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gao@imgii.com

本文由金莎娱乐场app下载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